•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 國資小新:宋志平:達沃斯帶來的思考

    媒體報道

    國資小新:宋志平:達沃斯帶來的思考

    來源:CNBM發布時間:

           1月22日至25日,2019年世界經濟論壇年會在瑞士達沃斯召開,年會主題為“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的全球結構”,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3000多名政、商、學、媒各界代表參加了年會。國務院國資委會同11家中央企業赴瑞士達沃斯出席年會,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和11家中央企業負責人舉辦或積極參與相關活動。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宋志平受邀參加年會,聆聽了一些重要演講,作了幾次發言,接受了央視等媒體專訪。他對一些問題進行了思考……

           從蘇黎世兩個小時的車程就到了達沃斯,這是一個很美的小鎮,以前是歐洲人療養的地方,后來又成了世界的滑雪圣地。然而讓達沃斯真正名揚世界的是施瓦布先生1987年在此開創的世界經濟論壇,每年一月份在大雪紛飛的時節,世界各國的政要和跨國公司的CEO們都會聚在這里,目的是表達觀點和消除分歧。像以前克林頓就是在這里提出的創新型資本主義概念。前年習近平主席來到這里作了《共擔時代責任 共促全球發展》的主題演講,為全球發展提出了中國方案。

           今年達沃斯論壇年會的主題是“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的全球結構”,主要是基于舊有的全球化規劃正在受到來自單邊和貿易保護主義的挑戰。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來臨,網絡化、智能化等技術正在重塑全球的產業結構和經濟結構;再就是中國經濟的強勁發展也有一個全球適應的過程,這些其實都需要大家進行協商和討論,需要用智慧來建立全球化的新規則。因此這次會議就備受矚目。

     

    瑞士聯邦主席出席開幕式 藝術家吹長號歡迎大家

           我在22年前的1997年作為政府代表團成員參加過達沃斯論壇,那時參會的中國人很少。而今年中國參會人員近300人左右,占會議人數約10%,可謂盛況空前。在國資委肖亞慶主任帶領下,我們央企來了11位企業領導人,大家在一些分論壇上進行了發言,講述了中國企業的故事,提出了中國企業對于全球化4.0的一些建議和思考,受到了與會代表的歡迎。我在論壇期間聆聽了一些重要的演講,自己也作了幾個發言,并對一些問題進行了思考。

    問題出在哪里

           今天的全球化進程是二戰結束后開始的,尤其是世貿組織的建立為全球化確立了規則,促進了世界經濟的發展,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從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后,由于西方發達國家經濟恢復緩慢,招致了廣大民眾的不滿和失望,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同時民粹主義也開始在一些國家泛濫,一些過去主張全球化的國家轉向關門主義。特朗普提出“美國優先”,英國公決脫歐,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全球化進程好像一下子撞上了南墻。

           分析產生這些問題的原因,一方面反映出當代資本主義社會的規則出了問題,因為這些規則使得財富通過市場過度集中在控制資本和技術的少部分人手里,加劇了貧富的兩極分化,減少了中產階層的人群和收入水平,更使得低收入階層對未來極端失望;另一方面,這些年美國和歐洲進行脫實向虛,大規模退出了制造業,享受新興國家的低成本產品,這也造成了西方這些年失業率的增加和產業工人的不滿。其實,這是形成今天反全球化的主要原因和思想基礎。

           關于中美貿易摩擦,表面上源于貿易不平衡,但深層次也是因為美國脫實向虛和禁止向中國出口高技術帶來的,也是逐漸積累起來的問題。前些年美國耶魯大學資深教授史帝芬·羅奇先生就針對中美貿易不平衡寫了一本書叫《經濟再平衡》,主要觀點是說,形成中美貿易不平衡的原因是中美的經濟政策,而不是由關稅不平等造成的。他認為解決中美貿易失衡應是美國回歸實業,而中國要提高各類社會保障,讓中國人更敢花錢,以擴大中國的市場,減少對美國市場的依賴。我覺得羅奇的觀點比較客觀。

           中國快速的發展也帶來了西方普遍的不適應,一方面大家分享了中國發展的紅利,另一方面對中國的發展普遍存在羨慕嫉妒恨的情緒。縱觀這些年美國和歐洲的基礎建設都普遍落后,記得上個世紀80年代,去美國看到的都是新的機場和高速公路,但今天最好的機場、高速公路、高鐵卻都在中國。同時他們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也持有抵觸情緒,認為中國在和他們爭奪地盤。

           在達沃斯會上,我曾經分頭問過幾位西方跨國公司領導人和專家,他們普遍認為中美貿易摩擦不是中國的錯,好像也不是美國的錯,是發展中必然會出現的問題,類似的問題歷史上英國和美國間當年發生過,美國和日本間也發生過,不足為怪。但又是個必須解決的現實問題,大家要用溝通和協商解決問題,控制住分歧,最不好的結果是雙方擦槍走火。其中一位跨國公司領導人對我說,其實美國要總結內部原因,不要總把問題遷怒于中國,這解決不了問題。也有專家認為,其實沒有人真的反對全球化,只是想怎樣對自己更有利,只是希望改變規則而已。

     

    方星海、寧高寧在分論壇上為全球化激辯

    合作不是更好嗎

           西方國家過去曾是全球化的先鋒,一路上都以消除其它國家貿易壁壘為己任,但現在一下卻主張單邊和關門主義,這有點讓人匪夷所思。西方不少人認為,過去20年WTO成就了中國,他們吃了虧,甚至提出廢除WTO,再另起爐灶。而事實上,發達國家在全球化過程中掙得“金盆缽滿”,這一點你可以從每年世界500強企業的數據上看出,這些年賺了大錢的企業大多是美國公司。而即使2008年美國發生了次貸危機,美國人也通過全球化把風險攤給了大家,形成了“美國得病、全球吃藥”。

           在達沃斯會上,大多數參會者是理性的,幾乎清一色的贊成全球化,我在各個論壇上沒有聽到一個發言嘉賓反對全球化和贊成貿易保護主義,這說明人心向背,大家也希望在達沃斯論壇上全球化的聲音讓西方奉行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者聽到。現在一些地方,民粹主義甚囂塵上,甚至主張切斷和中國的聯系。這讓我想起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美國和西方聯合制裁中國,當時中國資深的外交家錢其琛在美國一次演講中說,“離開中國,美國也能發展,離開美國,中國也能過日子,但我們合作不是更好嗎?”當時這句話為正在唇槍舌戰的雙方提供了另一種思考,如今我們重溫錢老當年這句話,能否喚醒這些正在奉行關門主義的夢中人呢。

           這次會上,我也問到不少跨國公司的領導人,他們會離開中國嗎?他們的回答是,不僅不會離開,還會加大業務。他們說,實際上他們的主要業務已經放在中國了,他們甚至認為他們已經成了中國公司,中國有人才基礎,有宏大的市場空間。他們也不會因為像越南等地的人工成本低些就遷到那里去,因為成本低只是暫時,作為跨國公司更應該考慮人才資源、配套能力、市場空間,對跨國公司來講,永遠是把歐洲、美國、中國放在戰略層面的,而其中中國又是首位。有兩個跨國公司負責人特別贊賞在上海舉行的進博會,他們認為這是開拓市場的最大平臺。

           我也問及他們有關知識產權的看法,他們告訴我知識產權的問題不是中國特有的,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存在。作為企業,保護知識產權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開發新技術,現在不少跨國公司已經把研發基地放在了上海和深圳,他們覺得這些地方人才濟濟、市場活躍,是研發的好地方。我聽到的這些,和在國內有些場所請來的一些外國學者教訓我們的確有不同,我更相信這些“在商言商”企業家的話。我想在這些方面,我們肯定有需要改進的地方,但也不要過于妄自菲薄。

           這次在達沃斯,讓我更高興的是和好幾家大的跨國公司領導人見了面,其中有老朋友,也有在會上按照參會名單找到我們的,這種“一對一”的會談特別有意義。因為這些人平時很忙,碰個面不容易,會議期間中國建材還分別和三家企業簽了約,在這些“一對一”會面中,我感覺到的是大家的熱情和友好,是大家對中國經濟的看好,這也讓我有些吃驚。因為一段時間以來,讓人感到世界貿易陷入混亂,大型跨國公司間的競爭仿佛劍拔弩張,而我卻在達沃斯看到了另一番情景,那就是友好合作,互利共贏。

     

    會議期間和施耐德、西門子會面簽約

    達己達人的中國之道

           在短短的三天時間,我在達沃斯參加了各種論壇十二場,參加了中外企業家交流會、中國之夜、全球化智庫的活動,還接受了彭博社、鳳凰網、網易、央視的采訪,尤其是為中央電視臺做了和國內觀眾的連線直播,參加了為人矚目的央視對話論壇。這次幾乎每個論壇都有中國嘉賓,每個議題都事關中國。其實我們來到這里主要目的就是講清中國的故事,我覺得我們目的達到了。

     

    中外企業家交流會和中國之夜大家圍爐夜話其樂融融

           在會上,大家普遍關注中國的發展速度,擔心中國經濟失速帶給世界影響。王岐山副主席的致辭給大家吃了定心丸,他表示經濟會持續穩中向好,中國經濟不僅要注重速度,更要重視質量,他把中國人“達己達人,天下為公”的傳統文化作為推動全球化的價值理念。美國橋水基金的創始人瑞達利沃在發言中說,現在美歐日經濟增速都在放緩,中國適當放緩些不是壞事,他同時對中國經濟的前景充滿信心。有位外國經濟學家認為中國的GDP能在5~6%之間就很好了。也有媒體采訪我追問這個問題,但我不是官員和經濟學家,在這方面沒有發言權,只能說直覺不會在6%以下。

           中央電視臺在現場做了一場《對話》節目,和普通《對話》不同,實際上是一場真實的論壇,只不過主持人是央視的,現場布置了大型搖機等拍攝設備,基本上就是原汁原味的論壇實況。我們幾位嘉賓在臺上輪流回答問題,臺下第一排大都是我們的政府官員和央企領導人,而后面黑壓壓都是些外國人,雖然我多次參加央視《對話》節目,但這次對話我還是有壓力的。節目結束后,有位央企領導人問我怎么能對答如流,我說怎么想就怎么說,不要總擔心說錯了。

     

    接受央視現場連線直播并參加論壇對話節目

           我的主要觀點是,全球化是方向,全球化的核心是自由貿易,任何人也擋不住的,只是說怎樣做得更好些。全球化不只是個利益問題,歸根結底是個價值觀的問題,怎樣做到達已達人。全球化不是抽象的口號,而是你我他具體的行動,尤其是企業的作為。我也結合融入全球價值鏈、全球采購、和跨國公司聯合開發第三方市場、“一帶一路”上與當地企業合作等介紹了中國建材的全球化路線圖。

           我主張全球化應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們要賣給別人東西,也要買別人的東西,所以我不大贊成動不動就要全部國產化。早年人家封鎖你的時候你不得不國產化,而現在全球化了,我們就應該重視兩種資源和兩個市場。在和跨國公司合作時,多買些他們的東西,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樣何愁沒有好的國際環境。在論壇上我也聽到一段話,是一個美國人說,你們中國人多聰明,你們什么都會造,那我們美國人怎么辦,總不能都讓我們去種地吧。雖然這段話有些極端,但卻反映了他們的擔憂,將心比心,我們也能理解。所以說,全球化是應彼此照顧的,讓大家把心放在肚子里去。

           會上我還提出了一個觀點,就是合作應是雙方的,現在每次論壇大都是別人提問題我們回答,好像是我們的錯,我們的人也總不好意思提問題,怕影響關系,可是不提問題對方怎能知道。我在論壇上提出美國和歐洲對中資企業應一視同仁,在審批收購和核發工作簽證時不應難為中資企業。像現在歐洲一些企業遇到經營困難,中資一來收購就成了什么高科技,審查來審查去的。但如果真的是什么高科技,為什么會吃不上飯,當然你一點科技也沒有中資也不愿意來。歸根結底,還要尊重企業意愿,尊重市場規律。

           施瓦布先生提出了全球化4.0,旨在建立一些面對各類挑戰下的全球化新規則,但這次的幾天會也只能是大家提出問題和尋找方向,真正建立起新規則可能還要好長時間,在這個新舊交替過程,就需要大家面臨具體問題找到解決方案,而這些個案解決的經驗可能為我們確立新規則打下基礎。

    雪中的達沃斯看似寧靜 但思想的火花劃過了時空

    (全文下載)

    媒體報道鏈接:

    國資小新:宋志平:達沃斯帶來的思考

    王牌彩票
  • 勃利县 | 威宁 | 应城市 | 舞阳县 | 神木县 | 政和县 | 全南县 | 怀柔区 | 繁昌县 | 嘉鱼县 | 铜山县 | 丽江市 | 新化县 | 利辛县 | 福建省 | 朔州市 | 长泰县 | 苗栗市 | 大姚县 | 郑州市 | 营口市 | 固始县 | 门源 | 上思县 | 菏泽市 | 旅游 |